在州

挖坑填坑死循环。

【策约】兄弟01

现pa策约,铠露亲情向有,私设成山。

人世间每一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。


每一次久别重逢,都是相见恨晚。※

※引用句子,出处不详,侵删。


01


啪嗒一声。在少年手中旋转飞舞了许久的笔终于不情不愿地落下了,和桌面碰撞出清脆的响声。


距离放学铃响还有不到四分钟,百里玄策等这个时刻等了很久。确切地来说,他不是在盼放学,而是在盼放学之后能看见对他紧张过头的哥哥。


百里玄策以小指在笔的一端施力,另一端便高高翘起。他使了个巧劲,那笔自个儿弹了起来,正巧跳进了他手里。


旁边的同学小声赞叹:“你手真巧。”


这双手刚刚学会出老千的时候,似乎也被夸奖过灵巧。百里玄策为了回应那位同学的夸奖,操纵那笔在手指间又转了好几个来回。


任谁也看不出来这双属于少年的手曾经也染上过新鲜的血液。


恰在此时放学铃声响了,百里玄策随手把这支笔塞到书桌里,挤在人群里慢吞吞地往校门口挪。


他往校门口张望时,并没看见以往高挑白皙的青年挂着一点淡淡的微笑向他挥手,反而看见了一个颇为眼熟的男人,身材高大、蓄着胡须,百里玄策对他有点印象,这人应该是哥哥的同事,叫苏烈来的。


百里玄策模仿着别的少年的样子,也挥了挥手笑容满面地喊:“大叔!”


两人从人群中挤出去,苏烈道:“你哥哥今天有事,让我送你回去,有家钥匙吧?”


百里玄策点了点头,手指从口袋里勾出一把钥匙,轻巧地晃了晃。


苏烈的奔驰GLE给人的感觉和他本人很像,安全可靠,他开车的时候非常专注,不会像守约的女上司花木兰那样一边咋呼地开车一边聊天。


车就停在他家楼下,苏烈说:“需要送你上去吗?”


百里玄策想笑,还是面不改色:“不用了大叔,我走啦。”


直到百里玄策进了楼道,才隔着门听到那辆霸气的大车发动离开的声音。


他进了家门,随手把钥匙抛在桌上,随后坐到了沙发上。


魔种的嗅觉比常人要灵敏许多,他依然能感觉到百里守约早上留下的气息。


熟悉的,哥哥的味道。


和小时候每次拥抱的味道一模一样,似乎分别的这些年里从未发生过任何变化。


但无可避免的是,时间在曾经亲密无间的兄弟之间画出了一道深不可测的沟壑。


兄弟俩都还小的时候,被卷入了一场精心策划过的战乱,两人在枪林弹雨中分别,当时的百里守约也还不叫百里守约,年长些的少年把弟弟藏在了一条昏暗的巷子里。


当时的细节百里玄策记不太清了,但他还记得当时哥哥害怕得手都在颤抖,紧紧握着他的手,百里玄策的手背触及到了兄长手心里的冷汗。哥哥强作镇定地把他塞在那个黑暗的角落里,告诉他不久就会回来找他。


年幼的百里玄策怕那个黑暗的角落,也怕外面冰冷的器械碰撞声和枪声,还怕不远处刚刚倒下的尸体。


但最怕的是哥哥不回来。


像是什么魔咒一样,最坏的事情,在小小的魔种最孤独恐惧的时候,不期而至。


再激烈的战斗也会有停止的时候,奄奄一息的百里玄策最后也没能等到哥哥回来。


他正全神贯注地沉浸回忆里,手机消息的提示音不合时宜地响了,他随手拿起来看了看,是哥哥发来的。

百里守约:临时接到任务,回不去了,你早点睡。


百里守约:学校怎么样?能跟上课程吗?


百里玄策:学校很好,课程也不难


百里守约:那就好

百里守约收起手机,轻轻拿起搁在腿边的改造SR25,叹了口气。


一旁沉默的搭档用平静无波的蓝眼睛看向他,百里守约从铠的面无表情中看出了一丝疑惑,他解释道:“和我弟弟有些隔阂。我记得你有个妹妹,你们感情好吗?”


铠垂眸:“不太记得了。”


短暂的对话后,两人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,狙击手沉默地注视着黑暗中的一切,红色兽瞳在昏暗的光下显得越发妖冶。


评论

热度(26)

  1. 啊凌凌_00在州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