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州

挖坑填坑死循环。

【裴茗x师无渡】败将(一)

裴茗x师无渡。
剧情编造有,ooc有。

裴茗自认为,这个将军他当得问心无愧。

这天下是个动乱的天下,他们这些会打仗的拿起刀枪,把命都系在自己手里,打的是仗,为的是国。裴茗驰骋沙场,纵横数十年,未尝败绩,原因嘛,一是他和副将配合默契,二来他本人也是有勇有谋的一位骁勇将军,擅长打仗,这才有了今天这番名头。

此刻他领着一队亲卫策马奔往须黎国皇宫救驾平反,心里恼火得紧,却又有点茫然。

他那多年交情的副将容广背着裴茗纠集了一帮他的旧部,以他的名义出兵谋反,杀进了皇宫。

可笑裴茗浴血沙场数十载,不过是为了打胜仗和睡漂亮姑娘罢了,虽然他说话做事不大着调,大有一副浪子风范,骨血里却烙刻着他自己的原则,从来没起过反叛称王的念头。

这一场进宫救驾的仗,他打赢了。

斩杀敌人的剑落在了往昔袍泽身上,裴茗身上亦沾染了他们的血,这血分明是滚烫的。这些热血男儿也曾随他上过战场,同他痛饮烈酒,如今却死在了他的剑下。

然而世故人心的仗,他输了。

须黎国主远远望向精疲力竭的裴茗,眯起眼睛,像是在思考该如何处置这战功赫赫的常胜将军。国主苦思良久,终于还是微不可查地低叹了一声,下令——格杀勿论。

生死关头,裴茗飞升了。

裴茗飞升后的日子和从前也没什么大差别,只是不需要再把脑袋挂在刀尖底下了,闲来撩拨些女官,下界勾搭个姑娘,都算不得稀奇事。他是喜欢美人的,明艳的、温婉的、娇俏的,各有各的风姿,总之他抱到怀里的就绝不会亏待了半分,姑娘是世间珍宝,疼都来不及,怎么会舍得让她们吃上苦呢?

这天明光将军府上来了位客,这位客人让常胜将军裴茗又败了一仗。

来客不是别人,正是飞升不久却风头正盛的水师无渡。

裴茗一打眼过去,饶是他这样阅人无数的风流人物,也有些看愣了。师无渡生的一副好皮相,丰神俊朗,清俊儒雅,瞧着像是个白面书生;但看他一派睥睨众生的情态,便知他是个傲世轻物的人物。

裴茗为人颇有些自来熟,上前笑道:“有失远迎了,是我这待客不周。”

师无渡摇了摇手中纸扇,那扇上的水字便随着他白皙手指一起晃了晃,他轻笑道:“久闻裴将军风采,传言中将军明俊,果然不假。”

他这一笑反而柔和了他眉宇间流露出来的高傲,裴茗一时间呆了。

第一场败仗输给了莫测的世故人心,第二场败仗则在他毫不知情时,败在了人情上。

情场高手多年流连花丛,片叶不沾身,却从未想过有一日他也会败在这风月事上,因一人颦笑神魂颠倒,难得一败,一败倾心。

评论(4)

热度(10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