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州

挖坑填坑死循环。

摸鱼的小天使(•͈◇•͈〃✿)之所以只画了上半身当然不是因为我懒x是因为在下面算题来着ರ_ರ

想起来暑假的时候半夜打然后被特效馋死的日子..。

深夜扩波列占tag抱歉.
铂金四/但是是个渣渣
常用
刺客:李白/唯一熟练度满了的)战士:赵云  法师:妲己 小乔 嬴政
(安琪拉很久没用过了)
辅助:蔡文姬 射手:马可波罗 孙尚香
会用刘邦但这号没有()差不多从不坦克位
韩信并不会用  猴子也还在练
扩吗朋友们!qq1610481084安卓133区
id一袖敛芳

跟师傅和基友的日常。师傅总被套路真是笑死了。

朋友给截的图,日常五黑。
其实我是那李白,被对面韩信反野到爆炸。
枪酒大法好!!

明明小时候背过的,重写一遍才发现台词。

深渊大乱斗,水晶爆炸前一秒廉颇冲出来顶飞了我和刘邦,于是我和刘邦在廉颇上方的天空完成了一次双剑合璧。

1p自己脑补的刘备性转。
2p还原历史,双股剑耳至肩手过膝。

๛ก(ー̀ωー́ก)我妈手写的作品23333

【原创省/市拟人】边缘生存

3日早七点,晴

广播里的天气预报终于不像以往平淡,主持人的语气也严肃起来:“气象局预警近日会有持续的暴雨天气,请听众提前做好预备,减少出门,出门时一定要携带雨具。”

“又暴雨?”王江泷咽下最后一口牛奶,愤怒地抱怨,“紧急文件又得多出来一倍!”

“别生气嘛,”王亦秋笑眯眯地走出房间,穿着拖鞋站在客厅,卷发软软地披在背上,完全不像是刚睡醒的样子,“生气的话,文件也不会变少呀。”

3日午十一点半,晴。

王应州的生活大多数时候都很规律,从他十一点钟准时睡下之后,房间内鸦雀无声。

“哈哈哈哈哈你个混蛋最后一个冰棍给我交出来!”

“笑个屁啊大哥睡觉呢!”

两人倒在沙发里,一人一口轮流吃掉了一个冰棍,王冬泠打开空调:“说好的下雨呢,都要热死了也不下。真的要被热死了!”

王苏澈撩起衣服,一边用手给自己扇风:“比往年还热。”

王冬泠歪头看着他:“感觉好像不太对劲。”

3日晚六点。

王锁青摁响门铃,是王亦秋来开的门,她眯着眼笑:“二哥,辛苦了。”

王锁青进到房间里,王应州抬头看向他,他笑呵呵地点了点头:“回来了。这雨到底也没下起来呢。”

王应州因为头痛发热躺了半天,一直迷迷糊糊的,身上揉的皱皱巴巴的白衬衫就没换过,好像刚理解了王锁青的话,王应州从床上起来坐到桌前,翻了翻文件,笑着揉了揉一旁的王冬泠:“辛苦你们了。”

王冬泠爽朗地笑起来:“没关系啦,大哥。”他一转头看见王苏澈和王锁青杀气腾腾的眼神,急忙抽回搭在王应州肩头的手。

3日晚十一点。

窗外骤然亮起白光,紧随而来的雷声吵醒了浅眠的王应州,他揉了揉眼睛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前,凝视着外面。斜风促雨,雷鸣电闪。

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,王应州听见身后的人似乎还没完全睡醒的样子:“哥哥,下雨了?”

“嗯,大雨。”王应州转过身轻轻吻了吻王锁青的额头,“睡吧。”

5日晚七点四十五。

“大雨已经连续两天,气象局预警未来极端天气还将持续一段时日,请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做好准备...”

王冬泠叹气,扔掉手里的笔揉着眼睛抱怨:“都连着下了两天了,还下?”

“天公不作美呀,”王江泷笑了笑,她看着窗外昏黄的天空,无声地叹了口气。

王锁青推开卫生间的门走出来,他的头发还湿漉漉的,脖子上挂着毛巾,倒是已经换好了干净的格子衫。

“辛苦啦。”王苏澈停了手头的事,敲击键盘的声音终于消失,“大哥已经吃药了,放心吧,要不要去看看他?”

王锁青瞥了一眼卧室的方向,摇了摇头:“身上有寒气,等会再去。”

“二哥你真细心。”王冬泠打趣了一句,继续哀嚎着批文件,他一向不喜欢处理这些千篇一律的文件,连着工作了两天,自然烦得要死。

王亦秋端了做好的饭菜,她刚从厨房里出来,就收到了王冬泠期盼的眼神,王亦秋笑着把菜放到餐桌上:“都来帮忙端饭吧,二哥麻烦你把饭菜拿给大哥啦。”

大家忙成一团,王亦秋拄着窗框往外看,一道闪电划过,她看见远处的大楼几乎每户都亮着灯。

“雨会停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