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州

挖坑填坑死循环。

【双乔】魔道的天才(3)

※本文非瑜乔cp向

  出了这扇门,就进到了一个类似森林的地方。乔婉警惕地看着四周,隐隐有野兽嘶吼的响声从远处传来。
  她背靠着树干,一边打量着四周,一边在脑内回忆着关于“魔道”的一切。
  她接受这一切的时间实在太短,连自己究竟有没有施展这些术法的能力都不知道,导师所教授的那些“咒语”即使大喊出来也从未起过作用。
  正如她崇拜的剑仙大人说过的,努力有用的话,要天才做什么呢。
  始终不服输的少女,此时心间却萦绕着“放弃吧”“做不到的”这样的词句。她忽然一个激灵,从前自己都不肯轻言放弃的,就算是被导师一次次用那样怀疑的目光看着,也从未动摇自己的信心。
  少女摇了摇头,像是要甩掉这些负面情绪,却听见她靠着的这颗树后传来轻轻一声叹息。
  这声叹息轻飘飘的,像羽毛一样,挠在了乔婉的心上。
  她一下子就站直了,小心翼翼地探出个头去看树后。
  少女充满想象力的小脑袋里已经构想了各种可怕的怪物,然而什么都没有,只有树根子那里有几个可爱的蘑菇。
  幻听?可她觉得刚才那一声叹息很真实。
  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,因为她听见了更为真实的声音——魔物的嘶吼。和她印象里的山中猛虎相似的声音,那时候她是个柔弱的小姑娘,远远的一声虎啸就能吓破了她的胆,当时她躲在老奶奶和大叔身后,吓得直哭。
  乔婉握紧了拳,虽然她还没有摸索到有关魔道的力量,至少她经过半个月的修习,有了还手和躲避的能力。
  少女微微歪着头,专注地倾听周围一切响动,风声、脚步声,终于听见了大地被踩踏的轰隆声。她绷紧神经,魔物踏过草丛跃起的一瞬间,少女翻身躲过,口中低声念起古老的咒语。
  然而并没有奏效,那只体型庞大的魔物嘶吼一声,再次扑了过来,这回有些狼狈了,少女躲避的动作迟了些,被那魔物一爪子摁倒在地,她奋力挣脱出来,裸露的手臂擦破了好几道口子。
  她紧张地和那魔物血红的双眸对视,这时她又听到一声轻叹。
  这声叹息仿佛激怒了这头魔化的野兽,它张开嘴,露出一口尖牙冲着娇小的少女咬了过去,乔婉在地上一滚躲开,有些狼狈,她还未顾得上战起身子拍掉裙子上的土,那魔物再次龇着牙扑了过来。
  没地方可逃了,那就拼一把吧。
  忽然间少女仿佛福至心灵,低声道:“风——听从我的呼唤!”她闭眼,抬手,风动,都是只是一瞬之间。
  狂风骤起,带着席卷山河的气势,在树林间流动着、呼啸着穿行而过,那魔物一瞬间便被拍到一边。与此同时,火焰冲天而起,似可燎原,这样霸气的烈焰,却又温柔地保护着少女,于是风也安静下来了,隔着火焰,乔婉看见了一个极美的背影。
  她梳着两股麻花辫,手里拿着一杆权杖样的东西,轻轻道:“你的魔道,不够纯粹。”
  火焰消散,身后传来周瑜温和平静的声音:“果然是乔家的人,我出手救你,倒显得我多管闲事了。祝贺你。”
  乔婉只觉得喉间涩涩的,像是小时候吃了那样酸涩的青果子,说不出话来。
  周瑜察觉她的不对,问道:“吓到了?”
  乔婉斟酌了下,犹豫道:“你们说的那个……我的姐姐,她是不是梳着两个麻花辫?”
  周瑜脸色立即就变了,他急切地上前一步,搭住少女的肩膀:“你怎么知道?你看见她了?她身边可还有别人?”

关于《人间雨》的一点读后感

实在是太喜欢太太的这篇文了,我一边感动得痛哭流涕,一边写了这篇思维逻辑混乱的长评(。)
读过第一遍的感觉是,写的好美。
第二遍认认真真把每一个字看过之后,看到“有人握住了他的手”,忍不住就哭了,一直到看完都没能停下来。
首先是旁观者的视角实在很棒!这是一课超有思想的树呀(。)从树的讲述中一点点勾勒出李白和杜甫的轮廓,虽是文字,读者却能从字里行间想象得出,当年那位正得意的诗仙狂饮、醉里挥笔的潇洒姿态。
这篇的子美实在太好了!!(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了……)他写下河清海晏时,我就已经泪目,也许是因为他渴望的太平盛世终究没有呈现在他面前……
最后就是穿插的现代!!非常甜了(ノ´∀`)全篇里最喜欢的就是树叶飞落时的那一握,太美了!!
疯狂赞美您,表白,辛苦了!爱您(。・ω・。)ノ♡ @贺闲川

【双乔】魔道的天才(2)

※有关魔道、学院、乔氏家族等设定均为私设,与官方背景故事无关。
※CP:双乔,其他未定,有副cp的章节会在开头注明。
  来客名叫周瑜,她曾经听说过的,魔道学院最优秀的学生之一,曾参与多次抵御魔物入侵的战斗,智力拔群。
  然而真人和她想象的不大一样。他一身红衣,未着战铠;眉目俊美,长发披散,颇有些儒雅墨客的风采。周瑜道:“你就是她的妹妹?”
  乔婉骤然见到了在传言中才能听到的周公子,惊得瞪圆了眼,点了点头。
  周瑜又转过头,问管家:“这半个月以来,她一点能力都没表现出来?”
  管家也点了点头。周瑜沉吟片刻,展颜笑道:“我记得前些年随义兄来时,曾见过乔氏提供给子弟历练的场地。”
  管家道:“的确是有。”
  周瑜歪歪头,瞥向乔婉,乔婉心中顿觉不妙,果然他笑了笑道:“让她去。”
  “什、什么??”乔婉没想到周瑜竟然会让她去同魔物战斗,所谓的历练,就是通过与魔物交手来达到提升的目的,而她连魔道的边都没碰到,哪有在魔物面前自保的能力。
  她试图挽回一下场面:“周瑜大人……我、我根本不会……”
  周瑜挥挥手,示意她跟着来,身材娇小的少女哭丧着脸,观察着周围,伺机逃跑。
  魔物,似兽非兽,性情凶悍。乔婉以前听村子里的人说过的,魔物会吃人,非常可怕。
  她脑子里充斥着被魔物撕成碎片的幻想,不由得脚下一软,直接坐在了地上。周瑜看着走路走到一半突然摔坐在地上的少女,噗嗤一声笑了:“你和你姐姐真是天差地别。”
  乔婉有点恼火地坐在地上:“我不该怕吗!”
  周瑜伸手拽她起来,笑笑道:“抱歉,不是那个意思。和她不一样也没什么不好的。”
  乔婉一怔,借着他的手站了起来,拍拍身上的灰,继续跟着他走。不像之前一直在沉默地走路,周瑜突然开口道:“从前我认为,世界上是没有‘天才’的。”
  乔婉转过头看着他,周瑜缓缓道:“后来长大了,见了世面,我才知道‘天才’为何存在。血脉传承,那种力量的的确确在他们的身体里,有的人知道,有的人不知道。这种天赋不会随着时间消失,它在渴望战斗,它渴望实现自己的使命。你要做的,就是唤醒它,学会使用它。”
  说话间,已穿过乔氏的两道大门,面前是一堵墙。
  高大的围墙,只有一扇很小的门,管家道:“后面就是历练的场地。公瑾先生,后面的魔物都没有被束缚,有可能会伤到乔婉小姐的。”
  周瑜淡淡道:“小乔,你听到了,如果你不能利用它,你很可能会死在里面,我不会出手救你的。”
  少女心中不服输的劲儿上来了,她咬了咬唇道:“勇往直前,绝不退缩。”
  看着少女斗志昂扬推门而去的背影,管家叹了口气:“公瑾先生,乔婉小姐也不过是一个小姑娘而已,真的……”
  周瑜笑道:“我那么说,只是想告诉她,她没有退路而已。若她只是普通人,我自然会去救她的。”
  人在有选择的余地时,往往会选择对自己来说更为轻松的一个。
  没了选择的余地,反而会拼尽全力。
  周瑜望着那扇门,不自觉地叹了口气。

【双乔】魔道的天才(1)

说在前面的话:
※有关魔道、学院、乔氏家族等设定均为私设,与官方背景故事无关。
※CP:双乔,其他未定,有副cp的章节会在开头注明。
※ooc预警。
长度未定,最后祝食用愉快。
  乔氏家族,沿袭古老而神秘的魔道家族传统,在每一辈族人中挑选出最具天赋的孩子,送到魔道学院接受正式的教学,在礼仪和家规的约束中,成为下一代乔氏的家主。
  ——在乔氏派来的人找到乔婉之前,她都以为这一切与她毫无关系,她不过是个恰好也姓乔的普通人。
  乔婉在宁静的小村庄长大,在这个自称是乔氏家族的管家的人到来前,她和村里的人一样,听着那些“魔道的天才”的故事,除了敬佩和仰慕,再没有别的想法。
  魔道的修习是要天赋的。普通人就算做出再多的努力,也不及那些家族子弟与生俱来的能力,这就是差别。
  乔婉听了那位管家恭恭敬敬说明了来意,她连连摆手:“你找错人了,我从来没有过什么‘魔道的天赋’……”
  那名管家仿佛听不到她在解释什么一样,微微一笑,又躬身一礼,解释起来。乔婉慌忙侧身避开了他这一礼,心想,这算什么事啊。
  据这位管家所说,乔婉本来是有一个双胞胎姐姐的,名叫乔莹。然而在这对双胞胎出生后不久的一次占卜中,得知这对姐妹对于乔氏来说是“不祥的预警”,姐妹二人只能留下一个,另一个万万不可留在乔氏。家主百般思虑,送走了妹妹,将她寄养在乡下,而留下的姐姐因为天赋出众,被作为继承者培养成了完美的女性。
  乔婉听得发晕:“既然有了继承者,还来找我做什么?”少女对修习魔道、成为家主什么的可不感兴趣。
  管家道:“本来您也应当在此安稳一生的……原本的继承者在一次抵抗魔物入侵的战斗中,离奇失踪了,学院认为她已经死亡,家族无人可堪重任,所以来找您。”
  乔婉皱了皱眉,心道:魔物?
  从前也不是没有过魔物入侵的先例,可这个乔莹若真是管家口中的魔道天才,又怎么会在一次普普通通的战斗里离奇失踪?
  乔婉其实还有很多疑问,然而管家接下来的长篇大论并没有给她一点插话的机会,经不起他这样磨叨,乔婉只好出声打断了他:“这位管家先生,我听说魔道学院入学是有考试的,可我连一点魔道的知识都没有。”
  管家笑道:“今天来这就是为了带您回乔氏接受基础的魔道课程的。家主希望您能发挥您的能力,顺利考入魔道学院,家主认为乔莹大小姐仍然活着,找到她,带她回到学院。”
  乔婉听得一愣一愣的,少女苦恼地用手捋了捋鬓边垂下的一缕发丝,似乎在思考这件事。管家有些担忧她畏惧魔物,来之前家主嘱咐过,只要少女肯答应,金钱完全不是问题。
  少女突然抬起头,眼睛似乎要发光:“如果去魔道学院,可以见到传说中的天才们吗?”
  管家一愣,笑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
  少女眨了眨杏眼,俏皮又可爱:“那我跟你回去。不过我到底能不能考进去,那还不一定呢。我会努力变强的!”
  
  于是在经历了半个月的理论教学后,乔婉,对自己感到绝望。
  她颓然地坐在乔氏用来安顿她的院子里,一动不动,少女发髻下的丝带垂在肩上,她想,我真的不是什么魔道的天才。
  先把她捧上了天,现实又狠狠地把她打了下来,任谁也无法接受。
  这半个月里,她无数次利用导师传授的技巧,想要唤醒自己关于“魔道”的能力。然而一点都没有,她伸着手,掌心里空落落的。
  管家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,乔婉站起身,苦笑道:“你大概真的……找错人了。”
  管家却笑了笑:“不必急着否定自己。今日的来客想要见您一面,不如见过他了再说?”

深夜扩波列占tag抱歉.
铂金四/但是是个渣渣
常用
刺客:李白/唯一熟练度满了的)战士:赵云  法师:妲己 小乔 嬴政
(安琪拉很久没用过了)
辅助:蔡文姬 射手:马可波罗 孙尚香
会用刘邦但这号没有()差不多从不坦克位
韩信并不会用  猴子也还在练
扩吗朋友们!qq1610481084安卓133区
id一袖敛芳

朋友给截的图,日常五黑。
其实我是那李白,被对面韩信反野到爆炸。
枪酒大法好!!

深渊大乱斗,水晶爆炸前一秒廉颇冲出来顶飞了我和刘邦,于是我和刘邦在廉颇上方的天空完成了一次双剑合璧。

๛ก(ー̀ωー́ก)我妈手写的作品23333

【原创省/市拟人】边缘生存

3日早七点,晴

广播里的天气预报终于不像以往平淡,主持人的语气也严肃起来:“气象局预警近日会有持续的暴雨天气,请听众提前做好预备,减少出门,出门时一定要携带雨具。”

“又暴雨?”王江泷咽下最后一口牛奶,愤怒地抱怨,“紧急文件又得多出来一倍!”

“别生气嘛,”王亦秋笑眯眯地走出房间,穿着拖鞋站在客厅,卷发软软地披在背上,完全不像是刚睡醒的样子,“生气的话,文件也不会变少呀。”

3日午十一点半,晴。

王应州的生活大多数时候都很规律,从他十一点钟准时睡下之后,房间内鸦雀无声。

“哈哈哈哈哈你个混蛋最后一个冰棍给我交出来!”

“笑个屁啊大哥睡觉呢!”

两人倒在沙发里,一人一口轮流吃掉了一个冰棍,王冬泠打开空调:“说好的下雨呢,都要热死了也不下。真的要被热死了!”

王苏澈撩起衣服,一边用手给自己扇风:“比往年还热。”

王冬泠歪头看着他:“感觉好像不太对劲。”

3日晚六点。

王锁青摁响门铃,是王亦秋来开的门,她眯着眼笑:“二哥,辛苦了。”

王锁青进到房间里,王应州抬头看向他,他笑呵呵地点了点头:“回来了。这雨到底也没下起来呢。”

王应州因为头痛发热躺了半天,一直迷迷糊糊的,身上揉的皱皱巴巴的白衬衫就没换过,好像刚理解了王锁青的话,王应州从床上起来坐到桌前,翻了翻文件,笑着揉了揉一旁的王冬泠:“辛苦你们了。”

王冬泠爽朗地笑起来:“没关系啦,大哥。”他一转头看见王苏澈和王锁青杀气腾腾的眼神,急忙抽回搭在王应州肩头的手。

3日晚十一点。

窗外骤然亮起白光,紧随而来的雷声吵醒了浅眠的王应州,他揉了揉眼睛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前,凝视着外面。斜风促雨,雷鸣电闪。

忽然被人从后面抱住,王应州听见身后的人似乎还没完全睡醒的样子:“哥哥,下雨了?”

“嗯,大雨。”王应州转过身轻轻吻了吻王锁青的额头,“睡吧。”

5日晚七点四十五。

“大雨已经连续两天,气象局预警未来极端天气还将持续一段时日,请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做好准备...”

王冬泠叹气,扔掉手里的笔揉着眼睛抱怨:“都连着下了两天了,还下?”

“天公不作美呀,”王江泷笑了笑,她看着窗外昏黄的天空,无声地叹了口气。

王锁青推开卫生间的门走出来,他的头发还湿漉漉的,脖子上挂着毛巾,倒是已经换好了干净的格子衫。

“辛苦啦。”王苏澈停了手头的事,敲击键盘的声音终于消失,“大哥已经吃药了,放心吧,要不要去看看他?”

王锁青瞥了一眼卧室的方向,摇了摇头:“身上有寒气,等会再去。”

“二哥你真细心。”王冬泠打趣了一句,继续哀嚎着批文件,他一向不喜欢处理这些千篇一律的文件,连着工作了两天,自然烦得要死。

王亦秋端了做好的饭菜,她刚从厨房里出来,就收到了王冬泠期盼的眼神,王亦秋笑着把菜放到餐桌上:“都来帮忙端饭吧,二哥麻烦你把饭菜拿给大哥啦。”

大家忙成一团,王亦秋拄着窗框往外看,一道闪电划过,她看见远处的大楼几乎每户都亮着灯。

“雨会停的。”

【原创省/市拟人】边缘生存

分篇:楔子
原创人设,内含:黑/龙/江拟人/性转/异色,哈/尔/滨拟人/性转/异色。姓来源于黑塔利亚中的角色,中/国拟人王耀。
【】内是人物设定的作者
黑/龙/江:王应州【人设:江在州】
性转:王江泷【人设:一卿】
异色:王锁青【人设:治愈】
哈/尔/滨:王冬泠【人设:喻子凌】
性转:王亦秋【人设,编:于忆秋,代笔:江在州】
以上。

地面裂隙,百年老树随狂风舞蹈倒在水中,已没过腰际的水仍在漫向高处。

闪电与紧随其后的雷声似乎成了死亡的预告,阴寂的天空发出又一封邀请函。

抱着膝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女孩,强作镇定的中年夫妇拥着孩子,年轻的情侣紧握着对方冰凉的手,彼此的温度成了最后的慰藉。

地震结束后,幸存者们相拥而泣。

紧接着是饥饿,口渴,以及余震带来的恐惧。与外界隔绝的绝望生根发芽,膨胀成自私的欲望。

热情果决的刽子手先毁灭了自己,独自沉默着在废墟中等待终结,不愿亲人费力营救反而陷进来,最害怕孤独的她流着泪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理智催化出光明的使者,没有意义的祭祀仍在继续,使者无法看见自己带来的光明。如果他真的曾带来过光明,也许他的离开会更有意义。

使者说哪怕是为了自己,为了自己所在乎的人,还有在乎自己的人,一定要活下去,为了能再次见到阳光,见到熟悉的笑靥。

当失去了唯一的信仰,信徒又是在为什么辗转在世间。逐渐浸没在水中,沉默而平静地坠落到最低处没有一丝光的水底,追随他心中的信仰而去。

灾害性气象的出现越发频繁,雷声再一次在耳边响起时伴随着的哭声,象征着又一次崩溃。

牺牲品廉价的眼泪落在水中,消失在水中,脸上的泪痕被大雨冲去,似乎不曾存在过。远去的背影,再次出现时已经不会再一次笑得如花儿一般了。

大雨的降临毫无预兆,阴云席卷天空。当所有的建筑都倒下时,至高点会成为谁的双肩?

食物越来越匮乏了,因为饥饿而痛苦地闭上双眼,嘴唇干涸、开裂,流出鲜血,最后的虔诚亲吻不带一丝情欲。喝了我的血吧,你能活得更久,请你至少要比我活得更久。骑士般的死忠。

流动的血液里是不是也有了你的气息?

闭上的双眼再也不曾睁开。

生命的最后关头,会以如何优雅的姿态死去,令人期待。

这次倒下的人又是谁?是他?还是她。

姐姐,哥哥,弟弟,妹妹。

下一个会是谁呢?

最后剩下的人是他,只有他。连爱人也已经离他而去,是为了他。唇舌间的缠绵,混合着眼泪的苦涩。

生存的人用肩膀托起天空,却发现这个世界已经什么都没为他剩下。